【https://www.feidashipin.com--热门资讯】

  时光流转,物是人非。短短的十四年过去,那台三轮车依旧在我家驻足。

  爷爷在杭州当过几年兵,但耳朵却因此聋了,回到家乡后,爷爷在家里开了个废品站,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,买了这辆电瓶三轮车。

  爷爷很爱我,小时候,总拉着我坐在他那宽大的肩上,用他那大的手掌牵着我的小手,和他一起开着三轮车四处转转。我坐在上面心里很似得意。爷爷经常开到一家商店前,把我放下,让我自己挑选东西,自己走到一边和店家说说笑笑,时不时地看向我,嘴上裂开了大大的笑容,我也跟着绽放出甜甜的笑容。不知为何,别人跟他说话要叫到好几回,而我,只要轻轻一声,他就会听到。

  不知何时时,爷爷脸上多了几条皱纹,手也粗糙了很多。渐渐地我长大了,已经上初一了。可每每他那大手要牵住我时,我总会避而不及他的手上长满了老茧。那天,我刚走出校门就看见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,天哪,是爷爷,是那个小时候经常陪我笑的老人,此刻,他正坐在他那肮脏的三轮车上的等着他的孙女回家。同学们脸上立即出现了嘲讽的笑容。我连忙假装不认得他,红着脸匆匆的从他面前走过。可可偏偏这样,他还是看见了我,喊着我的乳名:“洪欣啊,这里,你去哪儿,快来。”还操着浓烈的地方口音,声音大得要命,深怕别人听不见是的。我的脸涨得通红,低着头默默地走到他他电瓶车下,面对着同学们的嘲笑,我的眼角湿润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坐在车上,不经意间瞟了一眼,竟看见一直默默关注的他竟也朝我这个角度笑着,心里恨透了爷爷。回到家,我就开始向奶奶发牢骚:“奶奶,今天怎么没去接我。”奶奶什么也没说,只是忙着做晚饭。爷爷却大叫着:“不听话,你走上哪去啊。”我默默地刚要走,他却扬起手来要打我。顿时,泪如雨下。“都是因为你,害得我被同学嘲笑,你还要打我,我什么都没做,你却要打我,死聋子!”我一下子把心里的话全倒了出来。“啊啊啊……说什么。”到现在他还没听得懂。我心里恨死我自己有这样一个爷爷了。

  那事之后,他依旧是我行我素。每到星期五不上晚自习,那辆又旧又脏的三轮车就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最显眼的地方,风雨无阻。每到星期五,我就会在教室里拖上半个小时,直到人都走了,才慢慢吞吞地迈着小碎布走出校门。

  那天下午,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我和爸爸在家做饭,这时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。爸爸刚接了电话,手就僵在了半空——爷爷开着那辆三轮车翻车了,进了人民医院。我和爸爸急忙赶到医院,天哪!躺在床上的还是那个精神抖擞的老头吗?脸上布满血渍,将他的半边脸染成了红色。我愣了,站在病床前不知所措。后来才从爸爸口中得知,原来爷爷准备回家的,可突然想起要给我买橘子,才调转车头,可车偏偏坏了。听到这里,我泪如雨下。

  直到现在,每每看到那辆车,我都会埋下头,感到深深的愧疚。

    初一:洪谯欣


查看更多热门资讯相关内容,请点击热门资讯

2022 飞达教育网版权所有. 京ICP备19018228号